1#
切诺基行驶无力诊察 病例切诺基行驶无力

  一部北京2021E四缸吉普轿车出现了故障:离合器打滑,行驶无力。
  诊察与离合器打滑没关系
  刘技师首先对此车进行维修前的路试检查,检查结果:行驶加速至2000转车速将近80公里/时,发动机转速升不上去,车速开始下降,加速踏板再往下踩车速下降更厉害,但没有出现冲车现象,也没有熄火。熄火试验,启动良好,怠速运转还可以,原地加速感觉动力差。试验几次出现故障的过程时机都一样,没有发生任何改变。故障灯没有点亮。依据这些现象初步判断为动力不足,与离合器打滑没有任何关系。
  造成动力不足的故障原因,一般为空气滤芯器堵塞;喷油器堵塞;燃油系统压力偏低;气缸压力不足;排气管排气受堵;点火系的高压电路工作不良,配气相位不准,点火正时不准等等。
  刘技师先进行了常规保养,换三滤、清洁喷油器、用正时检测仪对发动机的正时进行了校对,怠速800转点火提前角14度,符合此车型的标准。同时对燃油系统进行了燃油压力试验,因为燃油系统堵塞,燃油泵磨损,燃油泵油压调节器故障都导致燃油压力下降。故首先选用合适量程的油压检测表,串联在油路中(此车调节器与油泵组合为一体属内置式)。启动发动机检测到的燃油压力稍低于标准,标准系统压力为214千帕左右,而在汽车上测到的油压为198千帕。刘技师利用替换法换上新燃油泵,测得燃油压力达到220千帕,原地加速感觉与原来没有改变。通过以上保养、油压测试基本排除滤芯、喷油器堵塞及燃油系统问题。
  其次,重点检查发动机。首先启动发动机,使之达到正常工作温度,取掉真空储气罐的真空管,把量程为0—0.1兆帕的真空表联接于储气罐的真空源,测量发动机怠速时的真空度,其真空度为47千帕无摆动。新维修的车应在57—71千帕之间,切诺基用车测试时一般为63千帕左右。其真空度值较低,从真空度值分析,发动机是存在问题的。发动机内部磨损,密封不良是造成真空变化的直接原因。基于这一点,刘技师进行了缸压试验,关掉发动机卸掉各缸的火花塞,按照标准操作程序,对各缸进行了缸压试验,四缸压力为0.97-0.98兆帕左右,压力值没有发生变化,压力基本符合标准。通过对火花塞观察,没有发现窜油现象,说明气缸与活塞组件及气门密封性能良好。通过对缸压的测试及对排气观察,基本上排除了由于活塞组件磨损、气门密封不良、排气不畅所造成的动力不足的可能性。
  再次,通过真空度值较低、无摆动分析,配气相位失准,点火正时过迟也可能造成这一故障。通过路试检测故障肯定是发动机功率不足,具体问题可能不在机械部分上,而在信号控制方面,虽然故障灯没有点亮,也不排除传感器的技术状态发生问题。刘技师把切诺基专用检测仪安装在检测接口上,用来观察各数据流变化情况。在怠速状态时一切正常,基于负荷情况下故障较明显,刘技师启动进行了路试,发现车速上升至70公里/时左右,发动机转速2000转以内,点火提前角不太正常,已停留在24度,再踩油门车速就降下来了。点火提前角主要由转速、负荷来控制,实际点火提前角等于初始点火角、基本点火提前角、修正点火提前角之和。如果发动机实际点火提前角不合理,发动机很难正常运转,初始点火角已设定是受电脑控制的,实际点火提前角是基本点火提前角与修正点火提前角之和,应该保证在某一范围之内。如果基本点火提前角过迟有问题,那么加上修正点火提前角也不能满足一定车速的要求。也就是说测量的点火提前角是通过电脑调整的,不是实际点火提前角。基于曲轴位置传感器的作用,是控制基本点火正时和点火提前角。故障的原因可能出现在曲轴位置传感器位置上。通过与切诺基用户的交流询问,刘技师知道此车新换了离合器,原离合器无故障时,车速能上升100公里/时,现在加速无力以为离合器没修好打滑。
  诊断换装符合标准的新飞轮
  通过上述的检测分析与切诺基用户的叙述,刘技师抬掉闸箱,进行静态正时调整。发现曲轴位置传感器触点远离飞轮槽组,相差15度以上。因为飞轮与曲轴的安装是靠不等分的螺孔由螺栓固定,不会错位。飞轮槽组滞后是影响实际点火提前角的主要因素。通过对点火提前角发现的问题,刘技师更确信了自己的判断,换装上一副符合标准的新飞轮,启动发动机,真空读数恢复至63千帕。路试此车,各种性能良好,时速达到120公里左右。此车动力不足,行驶无力的故障终于解决了。
  车大夫语录
  随着电子工业技术在汽车上的应用和发展,汽车从安全性、动力性、经济性、排放等都得到了很好的改善,对于汽车故障的检测和判断也发生了根本变化。在判别和分析故障时,一定要按照规范操作程序,充分利用检测仪器和仪表进行数据检测,综合各检测数据进行分析判断故障部位。不规范生产的汽车配件产品,对汽车工作性能影响很大,对故障判断也起到了阻碍作用。D10